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前沿科技 >

评测微型数码录音机与三星Tizen的价位是多少

  • 2020-01-15 10:57:10    来源:   作者:

经过多年的叫嚣,我们终于看到了全球首款Tizen手机,这就是三星Z1。事实上,三星对 Tizen的期望一直是“Android杀手”,期望通过Galaxy系列的品牌魅力、集成服务获得用户忠诚度,同时再将其无缝转嫁到Tizen上,获得 绝对的系统和硬件控制权,从而与苹果一争高下。

遗憾的是,虽然三星在一段时间内成为Android第一品牌、智能手机巨鳄,但却好景不长。自S4开始,三星智能手机销售便开始下滑,直至去年销量及利润骤减,使得三星不得不暂时放弃进攻,开始防守。也就是说,现在并不是放弃Android、全面转向Tizen的好时机。

而 在这种情况下,Tizen手机的市场方向也发生了变化。事实上,三星Z1的硬件配置看上去像是几年前的产品:4英寸WVGA分辨率屏幕、1.2GHz双核 处理器、769MB RAM及315万像素摄像头,价格也仅为裸机92美元(约合人民币575元),在印度市场率先推出。

虽 然从旗舰转向了入门机型,但三星Z1依然值得关注。一方面,Tizen仍是三星的未来,不仅面向手机领域,还包括可穿戴设备、物联网等;同时,三星也需要 发力新兴市场,Tizen可能是比Android更好的选择。那么,迟到的Z1能否帮助三星做到这点呢?一起来看看它的使用体验。

设计及硬件性能:几年前的水平

首先,你可能会对三星Z1的设计感到失望。基本上,它看上去就像是几年前的三星S2、 现在的低端三星手机,所以其价格可以如此之低。4英寸的WVGA分辨率屏幕、屏幕四周的金属边框、塑料后盖,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有趣的是,三星为了保证易 用性,依然采用了类似其Android机型的键位设计,如Home键、返回及菜单键,意味着Z1的操作形式应该没有太大变化。打开后盖,可以看到一个可拆 卸的电池及双SIM卡。

由于Tizen产品实际上从2012年就开始规划、但直至今天才被释放,所以Z1的硬件配置在目前来看已经十分低端。好的一面是,三星终于可以像苹果一样,完全控制手机的硬件及软件系统。

处 理器方面,1.2GHz双核处理器基于Cortex A7、并集成3G调制解调器,拥有768MB RAM及4GB ROM,一颗315万像素的后置摄像头及3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以及一块1500mAh的锂电池。通过硬件测试可以看到,三星Z1的性能要比 Android低端机型摩托罗拉Moto E更好一些,但主观感觉上不够快、多任务性能不够好,但考虑到其售价,也是符合预期的。

三星Z1硬件测试(数值越低越好)

显然,Z1不是一款旗舰,而是一款廉价、耐用的智能手机。那么,剩下的问题便是:Tizen能够替代Android吗?

什么是Tizen?

简单来说,不论是Android还是Tizen,底层内核都是基于Linux,但Tizen则是此前其他失败系统的集合,包括MeeGo、LiMo、Moblin、Bada等。当然,三星和英特尔重新编写了代码,但目前三星实际上是唯一的Tizen使用者,心猿意马的英特尔实际上已经将精力集中在如何让自家处理器被更多Android手机所用。

Tizen系统的核心是开源的,但很多应用程序是三星基于平台开发的,被称为“Tizen认证平台”。基本上,这种战略与Android很相似,便是一个开源核心和组件接口,便于硬件厂商进行定制。当然,目前除了三星,基本上没有其他品牌使用Tizen系统。

Tizen的应用程序主要分为两种:HTML5及本地应用(基于C或C++语言),后者与三星之前的Bada系统进行了一些合并,便于软件开发。三星Z1所运行的版本为2.3,为稳定版,而更先进的3.0版本将增加64位和多用户支持,但何时推出尚不明确。

用户界面:拙劣的Android模仿者

初次使用三星Z1,你会看到一些熟悉的元素,比如一个可放置小插件的主屏幕、下拉式通知栏、一个主菜单界面,看上去就像是搭载TouchWiz界面的三星 Android手机。不过,使用后你会逐渐发现一些怪异的部分,比如主屏底部两排的图标界面,这里事实上是一个Dock。不过,应用程序图标仅限于放置于 此位置,而不是主屏的其他位置,其他位置仅可使用专用的小插件。

小插件部分,包括一些常用的内容,如天气、联系人、日历、世界时钟、音乐等,它们全部使用全屏或半屏尺寸,所以一个页面中能够容纳的内容不多。另外,我们也无法在Tizen应用程序商店中找到更多小插件内容。

从屏幕顶部向下滑动,便可打开通知面板,其工作原理与Android类似。不过,这里并没有集成操作按钮,也就是说不论是未接来电或是电子邮件通知,无法进行相关操作,比如快速回复信息等。

至于其他方面,你会看到多种颜色的主题,但缺乏渐变效果,看上去有些落伍。一些设计及操作逻辑有些类似早期Android 2.3,不够人性化,总得来说你会认为Tizen 2.3是一个略显落伍、不够人性化的操作系统,无法与iOS 8、Android 5.0相媲美。

应用程序和生态系统:尚不完善

三星为Tizen系统配备了一套应用程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三星账户,可以同步一些文件内容,也可使用谷歌(微博)、Dropbox等服务。

Tizen 也拥有一个应用商店,包括一些免费和付费应用,总体数量大约为1000款。显然,这个数字相比iOS及Android的130万款、甚至是Windows Phone的30万款都相去甚远。这1000款应用中,包括谷歌、Youtube等知名应用,但功能显然不及先进系统的版本强大。更具讽刺意外的是,三星 在Android领域的知名应用如S Note、S Voice、S翻译、Milk音乐服务等等,均未登陆Tizen平台。

总结:Tizen难成气候

此 前,在MWC 2014移动通讯大会上,我们曾经对Tizen系统有着深刻的印象。但在Z1上,由于系统版本较为落后,所以很多现代化的设计及强大功能均未体现。那么接 下来的问题便是:会有人选择这种Tizen低端手机而放弃Android吗?三星Z1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答卷。

由 于iOS、Android的强势表现,基本上没有给其他新兴手机操作系统任何机会,包括火狐、Ubuntu等等,Tizen也不例外。事实上,Tizen 目前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优势,不论是操作体验、界面设计理念、功能或是应用程序数量。它看上去像是一个早期的Android版本,存在很多小问题,无法令 人满意。

科技媒体Arstechnica认为,Tizen像是一个大杂烩,汇集了几年 前主流手机系统的内容,但没有获得真正的进化。同时,三星竟然没有在自家的操作系统中集成专属的王牌服务,令人遗憾。总得来说,Tizen虽然存在多年, 但依然局限在概念阶段,即便三星贵为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全力支持Tizen,也很难撼动iOS和Android的地位。

KORG MR-1 微型数码录音机测评报告与DSD播放器前瞻分析

KORG是一个来自于日本的专业音频设备品牌,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它的品牌也许没有YAMAHA、Roland那么知名,但它们在专业音频、乐器等领域是做着类似的产品。电子合成器、音源、键盘乐器、效果器专业音频软件等等。而KORG MR-1却是一款很特别的产品,但你还是很难将6000多元的售价和这么一款播放器联系在一起,从而产生试听的兴趣?但随着对1bit和DSD的了解,以及实际听感的对比,MR-1的特点也就显现出来。抛开录音功能不说,通俗的讲,MR-1是一款SACD的硬盘播放器、便携播放器。它的声音表现是不是你想要的?感谢Soomal网友アリア提供测试样机。

1bit与DSD简介

KORG MR-1是一款支持1bit DSD数据流播放和录音的数码录音机,这里的1bit不是我们曾今在索尼播放器、夏普播放器等设备上谈到的数字功放。而是1bit DSD[DirectStreamDigital]。通俗的说,MR-1是可以播放现有SACD存储规格的64x DSD数据格式文件,当然也可以把录音保存为64x DSD规格。在今天的测评和体验中,主要谈它的播放能力。

在了解MR-1的硬件配置之前要简单介绍一下SACD和DSD,我们还会在随后的专门文章中来详细介绍DSD与PCM在音乐录音制品方面的应用与赏析。DSD,是DirectStreamDigital的简称,大家也习惯称之为1bit数据流。它被大家广为认识是因为索尼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推出SACD规格。所谓“Stream——流”,就是要说明这是一项以数字方式记录信号但又非常接近模拟信号“流”的形式的方法。1bit是指在记录的数据中,只存在二进制的0和1。但对于一个模拟的波,它如何将它数字化?现行SACD的DSD规格被成为64x DSD,即常见CD的PCM编码44.1kHz的64倍——2.8224MHz。只有0和1如何实现信号强度的数字化?这就是“流”的体现,DSD的0和1是用来记录一个相对值,相对前一个采样点,如果波形是升则记为1,降则记为0,因此DSD所记录的0和1,看上去很像是一个我们在产品上常见的条形码,黑和白个代表0和1,疏密程度代表波形升降的缓和程度。当然,这组0和1记录的数据由于拥有极高的采样率,所以不需要再做编码。

与我们熟悉的CD或者电脑上现在常用的音频格式的PCM编码不同其实一目了然。首先,PCM编码对于传统录音制品DSD数据流的重新编码[如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采用数字录音]。无论是16bit/44.1kHz的CD规范的PCM编码还是更高的24bit/96kHz或更高的24bit/176.4kHz的编码,它们都是PCM编码。与DSD的不同在于,这里的16bit/24bit代表的采样精度,这意味着对于一个波形的采样不再是像DSD那样记录一个相对值,而是记录它在波形上包括强度、频率、相位等信息在内的绝对值。采样精度越高,波形的强度被分的越细,采样频率越大自然信号带宽则越高。

以CD录音制品的制作过程而言,无论是ADD还是DDD,它都要经过DSD数据流后再进行PCM编码,实现16bit/44.1kHz的标准。直到索尼推出DXD的规格,“录音母带”的数码化才开始使用非DSD规格,而转向DXD。DXD同样是一种更高规格的PCM编码形式,它支持5.1声道每声道24bit/352.8kHz的编码,这样理论的信号带宽达到了8.4672Mbits,是SACD 64x DSD的3倍。现在一些最新的录音制品已经开始使用DXD PCM编码逆向转化到DSD,发布SACD的唱片。

关于SACD的DSD和DVD Audio的PCM争论似乎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在上世纪90年代末21世纪初的几年,SACD与DVD Audio之争和Blu-ray与HD-DVD之争更多被看做商业利益之争,而技术规格上则被认为各有优势。真正体验到SACD DSD作品在当时也十分困难。虽然在今天看来,SACD远不如CD那么成功,但SACD仍然是正规唱片公司发型高品质录音制品的最主要途径。虽然我们可以从2L、Linn这样的公司找到一些非主流的录音品质非常好的24bit/192kHz的录音制品,但目前包括DG、SONY等在内的各大唱片公司的经典录音制品都具有SACD版本。知名SACD碟片发行量应该在2000张以上。但不得不说SACD的商业模式的确相当失败。SACD机正像当年的DVD Audio一样,随着DAC芯片的普遍支持,反而成为了低端蓝光机的标配功能。可以播放SACD的设备呈两极化分布,要么发烧碟机价格高不可攀,要么低端碟机纯粹作为噱头,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当然,对于发烧友来说,这一切的改变是都来自于通过SONY PS3,SACD碟片加密方式被破解。这也为这次测试KORG MR-1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其实在SACD的RIP被破解后,在Windows或Mac下可以使用播放器来将DSD转换成PCM并解码播放,也可以通过ASIO方式直接输出DSD流到解码器设备。但是,目前这样的解码器并不多。在去年也发布过通过Foobar2000播放SACD RIP的方法,但当时听到的音乐内容还是太少,而且没有正宗的DSD做参照,所以也没有对主观听感以及客观指标进行评价与测试。MR-1的此次测试就丰富了这一环。《Foobar2000播放SACD高清音乐体验 》[作者:赵宇为 ]

KORG MR-1的硬件架构

从拆解来看,MR-1的主控芯片来自于一颗单片机芯片,它用于负责MR-1的整个系统的运作,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在DAC部分,它使用了一颗TI公司的DSD1702芯片,这并不是一颗特别新的芯片,但命名的方式很好,是以DSD为前缀的。这也被很多人认为,与PCM1795等同样支持DSD解码的芯片相比,DSD1702才是“正宗”的,而PCM系列中对DSD支持是通过DSD到PCM转码实现的,其实并非如此。DSD1702同样支持PCM的D/A解码,但PCM与DSD分别使用不同的数字滤波单元,然后经过同样的DAC单元来转换,但工作状态不同 。DSD1702是一颗Δ-Σ DAC,而PCM1795是一颗Advanced Σ DAC。

所谓Δ和Σ,就是数学中求差与求和的符号,对于DSD信号来说,差分元算的调制要比PCM简单得多。在编码时它只需要对比上一次采样波形与当前波形,大于则记“1”,小于则记“0”。对于解码来说同样如此。而对于PCM来说则明显不同,差分运算对比的采样是具体量化过的波形,在录音时采用多级或者串联抽选的数字滤波器(减低采样率),在重放时采用多级的内插的数字滤波器(提高采样率),为了控制小信号在编码时的失真,两者又都需要加入重复定量噪声。这样就限制了PCM技术在音频还原时的保真度。

从DSD1702的官方数据来看,在工作于DSD模式时,它提供了3种filter模式,这三种模式主要对应到不同的通过频带和抑制频带的衰减点[频率和衰减值]。在MR-1的系统设置中也有这三种模式可以选择,我们在下面测试中也分别测试了这三种模式。

KORG MR-1还使用了一颗PCM1804 ADC作为录音时使用,它同样支持在PCM编码前输出DSD格规格的录音文件。不过今天我们在这里不进行录音部分的测试,因为也目前没有找到可以体现录音品质的测试手段和展示方法。

除了它的核心DSD技术外,KORG MR-1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数码录音机。它标配一个20G的微硬盘用于存储,而在这里这台已经更换至160G的微硬盘,这颗微硬盘拆解自机主自己的iPod Classic。至少从它在iPod Classic的表现来看,并不存在早期微硬盘噪声大[包括带来系统内信号的噪声]、耗电大等问题。下面我们来看看MR-1的相关测试。

客观测试

按照惯例,我们对KORG MR-1的线性输出和耳机输出进行客观测试,由于它可以同时支持PCM和DSD,所以下面进行了分别测试。尤其在DSD测试中,我们使用了不同的测试文件和方法,下面会绝提介绍,测试选用专业级声卡录入[1616m]的形式,结合常见的分析方式,提供直观的测量结果。KORG MR-1提供了3.5mm标准的线性输出和耳机输出接口各一个,在最大音量时输出电平均可以达到标准0dB。

关于PCM文件的测试这里不需要特别说明,而DSD如何测试?这里简单进行一下流程讲解。由于我们目前手中并没有哪一款音频编辑软件可以直接生成DSD格式的测试文件,包括测试需要的正弦波频率扫描文件,还有RMAA测试文件,所以我们通过KORG随机器提供的AudioGate软件,将PCM转换成DSD。转换标准仍然是64x DSD,但源文件使用了16bit/44.1kHz、48kHz和24bit/96kHz等多个格式,下面测试将只展示16bit/44.1kHz和24bit/96kHz两种。也许有人要说,DSD是44.1kHa的64倍……是否应该有88.2kHz。这也正好来看看其中是否有明显影响。由于测试时DSD的三种数字滤波模式会有所不同,我们在24bit/96kHz为源文件的DSD测试中,进行了这三组滤波的测试。而16bit/44.1kHz为源文件的DSD测试文件进行了Type1和Type3两种模式测试。

以上测试来自于PCM一组耳机输出和线性输出的测试,从测试来看除了互调失真部分表现不够好,立体声分离度早高频部分有所变差外,整体的客观成绩在同类播放器中处于较高的水平。而互调失真的问题也主要出在低频部分,这可能与机器的电源部分设计有关。而耳机部分相对线性输出来说,噪声显得更大了一些,这也在听感上有所体现。下面我们来看看最为重要的DSD部分测试。

首先看到的这一组DSD的测试,源文件为PCM的16bit/44.1kHz的测试信号,测试使用Lineout模拟输出接口。从测试结果来看,它的整体特征与PCM下保持一致,并没有什么特别。互调失真部分的问题也与PCM下一致,这可能已经可以证明,这确实是DAC之后模拟电路的问题,和数字信号端没有关系。当然,我们的测试文件也并非原生DSD,也存在PCM编码时的失真问题,但这在这些客观测试中似乎都没有办法体现。

最后这一组测试比较有趣,它的源文件为24bit/96kHz的PCM文件,也就是说它的频率范围是从20Hz-48kHz。从RMAA测试成绩来看,它的总谐波失真还稍差了一些,这是因为在30kHz以上的噪声加入以及RMAA最后加权算法有关。在频响曲线上我们发现,“高频”部分的趋势稍有不同?为什么高频要打引号?其实这里的频率已经实在48kHz左右了……在20kHz附近是相当平坦没有什么差别的。同理,在频率扫描光频谱图中可以看到图片上半部分有很明显的噪声,这些噪声其实都分布在大概30kHz以上,因为这部分声音人类已经无法听到,DSD滤波时已经不作考虑。而有用的是20Hz-20.5kHz之间的频扫,是图中用灰色框标注的区域。

从以上几组测试来看,我们并不能发现DSD与PCM下有什么特别明显差异。因为整个测试过程就是用PCM的方法在测试DSD。录音是PCM,测试文件是PCM转DSD,所以整体来说,参考价值一般。下面我们来看看主观听感如何。相信这不会令你失望。

主观听感

在主观听感测试中,我们同样以DSD为主,PCM播放为辅。DSD的节目源如何来?这需要去上网下载SACD-RIP的资源,一般这种资源以SACD ISO格式出现,但是MR-1是不支持ISO播放的。我们还需要用Audiomate这么一款软件,将它转换成DSD标准的DSDIFF格式,这是从SACD ISO中提取DSDIFF源文件的过程,并不存在编码类型上的变化。DSDIFF格式在系统下的文件扩展名为dff。一首同样曲目的CD PCM编码的WAV文件大小大概是DFF文件大小的1/4左右。

测试时主要使用耳机和音箱两套系统。音箱部分仍然使用常用的E-MU PM5和睿韵MS88,耳机使用AKG K702、K240S和STAX 009套装等等。测试时对比的播放器是七彩虹的C4 Pro。由于我们手中的SACD-RIP资源有限,又为了进行对比测试,我们使用的是一张Telrac著名的《Round-up》的碟片,我们拥有这张节目的SACD、CD原版,和它们的RIP,正好方便下面的测试对比。

首先,我们先概括说一下MR-1整体声音表现。这是一款声音表现非常中性的播放器,它和七彩虹的C4 Pro的风格非常接近。不过,C4 Pro并没有专门设计Lineout通道,但它的耳机通道完全也可以当做Lineout来使用。而MR-1专门区分了耳机通道和Lineout通道。遗憾的是,这个耳机通道并没有太大实用价值。因为它对声音细节损失较为明显,而搭配K702、K240s这类的耳机,仅仅是极为有限的提高了声音的动态,所以,我们也不对它的耳机输出进行进一步评价。如果单单对比耳机输出,C4 Pro还是要强一些的。

为了对比真正的DSD与PCM的差别,MR-1一台机器就可以完成,不过有更好的参考性,我们还是用七彩虹C4 Pro作为PCM播放时的参考。同时,我们还用PC上的Foorbar2000,播放PCM和DSD进行对比参考,虽然此时的DSD也是SRC到PCM进行解码输出的,但它仍有参考意义。

关于《Round-up》这张碟片喜欢Telrac的朋友应该不会陌生,其中大多是Cincinnati Pops交响乐团在美国西部电影中的原声音乐。Telrac公司也正是在数码录音技术的积极推动者,它们虽然没有DG公司那样深厚的音乐家团队支持,但Telrac的音乐则以爆棚的效果,出色的数字技术而闻名。《Round-up》并不是Telrac最为爆棚的录音制品,但仍以大动态见长。如果你曾经听过这张CD,一定会为放不好它的高频而郁闷?因为其中打击乐的高频,爆破声、枪声等音效,即便使用很好的设备,也会觉得有些吵闹。也许你会抱怨,Telrac就是不如DG或者RR公司的录音好,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但DSD可以改变你这一切的看法。

在MR-1上,DSD的曲目播放时可以让整个高频的风格得到很大的改变。这种改变的趋势其实在电脑上播放SACD RIP时也是一样的[虽然是SRC到PCM]。它的高频完全没有了播放CD-RIP时那种毛躁感,即便是极大的动态,DSD的表现也是非常从容,细节明显变得更好,解析力得以提升,声音层次稳定到了一种特有的风格状态。这不仅仅是在MR-1上,即便用一块普通的板载声卡,也可以体现到这一变化。当然,这块声卡至少要支持24bit/88.2kHz的正常输出。

MR-1作为一款电池供电的微型录音机,它的动态完全不能和纯输出声卡甚至解码器相比。但从另一个角度说,用一张CD碟片或者它的RIP即便换再好的解码器,也达不到MR-1上播放DSD时那种声音风格、细节,大动态时的控制力等等。在这种大编制交响乐中,DSD相对PCM的优势最为明显,高频部分的从容,细致,舒展,声音的微小细节的表现都要远好于16bit/44.1kHz的PCM。虽然我们没有办法找到同样曲目的DSD和24bit/96kHz的PCM进行对比,但从我们目前听到的各种录音制品来说,即便是24bit/192kHz的PCM录音,也和DSD下的高频风格有明显差异,DSD并不占劣势。

当然,我们还找到了一些民乐、人声、爵士乐等DSD的录音,整体听感上相对PCM的优势仍然明显,低频的解析力,即便在MR-1这样一款低频动态明显不足的播放器上,仍然可以感受到低频比PCM更好的细节表现。高频、中频趋势与之前描述一致,只不过在动态并不算大的情况下DSD的优势可能不会那么明显。从整体表现来说,MR-1受到自身模拟电路影响,动态尤其低频动态会偏弱,但高频细节方面即便更换更好的纯输出声卡、解码器播放PCM也没有办法达到MR-1播放DSD时的效果。

回过头来想,一个数据量比16bit/44.1kHz高出4倍的DSD声音表现更好似乎也理所应当?但从MR-1这次“正宗”的DSD上表现让我们确认了之前在Foobar2000上播放SACD-RIP时得到的和今天这次一样的DSD音乐相对PCM音乐听感上趋势的不同。在高频上的表现,这并不仅仅是16bit/44.1kHz精度不够的问题,而是即便24bit/192kHz也不会有DSD解码时同样的高频风格的问题。由于我们无法找到同样的曲目进行对比,这个观点并不能完全确认,但DSD的优势绝对不是高采样高精度的PCM能够取代的。至少在现有的播放环境是如此的。更为有趣的是,即便你用Audiogate软件将PCM转换成DSD,再通过MR-1播放,也会比解码PCM声音更好。

总结

通过MR-1的表现让我们对SACD和DSD的录音制品有了更新的认识,虽然现有的PC平台的声卡,可以支持DSD流输出并进行模拟解码的声卡或音频接口都极少,但通过播放器端DSD到PCM的转码一样可以感受到DSD带来的好声音。在这之前我们不能完全确定这个优势到底来自哪里?但从MR-1上得到了确认。

非常有趣的是,在2013年很多款的高端的数字音频播放器一涌而出,由于DAC规格和控制芯片I/O规格的提升,支持24bit/192kHz变得不是什么技术问题。但是节目源却很难获得。CD时代的“名碟”一般都会以SACD的发型方式上市销售,虽然RIP SACD是存在盗版的问题,但也总比24bit/192kHz的节目源丰富的多得多。不过,我们也许可以用Audiogate把DSD再转成PCM……

DSD的除了在编码和解码上拥有 比PCM天生更高的保真度优势外,DSD信号直接用于数字功放才是数字功放设计的初衷。DSD作为数据流记录的0和1的疏密就是模拟波形震动的形态,现有数字功放对PCM信号的调制也是要得到不同域上的1bit信号,而如果可以从DSD直接输入数字功放,理论上会有更好的效果。

最后,我们回到MR-1这款录音机本身。其实大多数发烧友对待这款产品就是一个可以播放DSD音乐的随身听。遗憾的是它的电池续航能力极差,系统工作稳定性极差[主要在播放DSD时],像夏天这种室温25度,播放10多分钟DSD音乐,就会频繁死机,需要冷却后才能使用。即便不受到温度影响,1小时死机1-2次也是非常平常。所以……这款MR-1售价高达6000元,带来了1bit的良好音质,却是一款非常不合格的产品。

此次MR-1的测评,我们去听了非常多的SACD-RIP的节目,用不同设备不同方式进行比较,甚至还动用了STAX顶级的009耳机。DSD录音相对PCM的优势另我们印象深刻,爱不释手。SACD-RIP的破解创造了一个特殊的应用,虽然在现在看来也许业内人士认为这又是CD工业的又一次悲剧。但把好技术放着没有用户使用,不能产生价值才是更大的悲剧。一方面,SONY是否可以考虑把DSD和SACD的授权放宽,在现有标准的数据流量下,发达的互联网带宽还是可以承受的,至少在不远的未来是完全可以承载的。以此为平台,打造新的商业和应用模式,也许是一个不错的突破。而从眼前应用来看,高端播放器去支持高精度的PCM显然没有支持DSD有意义,在技术上很多DAC芯片都可以支持DSD解码,而SACD的节目源质量、丰富程度也远比24bit/192kHz好得多。从主观听感来说,至少从MR-1和C4 Pro的对比上,我们不认为24bit/192kHz可以在声音细节上超过64x DSD,虽然单从文件大小来看64x DSD只是24bit/192kHz的一半不到。所以,为什么对于高端数字音频播放器来说,24bit/192kHz更像是一个没有内容的高指标,而对DSD的支持也许会更加有实际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